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徕卡视觉

用心灵记录眼前的风景 QQ:5592358

 
 
 

日志

 
 
关于我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

网易考拉推荐

无梦到徽州(六):那隅暖阳的风情  

2012-06-06 02:09:10|  分类: 散游中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600年前的那个晌午,胡重娘挽着汪辛的臂膀,踩着一双金莲踱步在刚竣工的月沼边,看着自己亲手建起来的宏村,感到莫大的安慰。那一刻,晌午的暖阳照在她已经衰老的脸上,定是洋溢着无比灿烂的荣光的。

600年后的这个晌午,我再次走入宏村,记忆中已经是第四次了,已经没有初次到来时的好奇、匆忙、懵懂,却多了份轻松与恬然。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欲识金银气,多从黄白游。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明代戏曲家汤显祖一生钟情徽州,却始终未能成形,徒留感慨。曾让天下文人墨客阅尽自己万般风情黄山和齐云山,终究未能读懂痴绝徽州的汤老心底的眷恋。

看来,我比汤老算是幸运多了。不但多次来到徽州,还是在不同的季节。已快春末,春的气息尚留在宏村,虽是午后,却一点没有春暖的困意。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含着春风的余温,想着胡重娘的故事,忆着每次来到宏村的经历,慢慢踱进小巷里。

一直以为,走在这样曲折的巷弄,很容易迷失。七拐八弯,最终会找不到出路。这时想起第一次来导游说过的话,只要沿着有水的小路走,终能走到月沼。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徽商盖豪宅时“千金门楼四两屋”,不惜重金来建门楼以彰显家底。有时一个门楼就请了7位砖雕师傅,花了整整两年才雕成,也造就了徽州砖雕的艺术巅峰。连片的民宅门楼,造型和风格无一雷同,门楼上的砖雕皆精雕细刻,玲珑剔透。如今,当我再次站在这些宅子前,依旧对着这些浑厚的高墙、繁复的门楼感叹不已,想象着这里面上演过多少悲欢离合的故事。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千百年前,外出经商多年的徽商,经历了商海波浪后,在功成名就的晚年,都想寻找一个平静的地方,让一生颠簸的心灵得到安宁,毫不犹豫选择回到少小离家的村子,围墙盖房,安稳地居住下来。

流传到今的徽居,精致又低调,古朴到了极致,肃穆到了极致,无声地张扬着含而不露的韧性。徽派建筑其实就是徽商真实的内心世界的反映,聪明、谨慎又不张狂,细微之处却能读到他的内心语言。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归隐的徽商享受安然的时间是有限的,却给后人留下一个个大气而精美的艺术品。走进被高墙遮掩的房子,雕梁画栋、大气磅礴的气势突然显露出来。即使到了几百年后的今天,沧桑的眉宇间依旧透露出昔日的辉煌。

无孔不入的阳光,缓缓的洒进来,重重叠叠、让人迷失的光影小心又犀利地打开繁杂的一页页历史,就像饱含在这些旧居中的无数往事,奔涌而出。

踩在脚下清一色的被磨得溜光锃亮的石板地面上,抬头望向重屋飞檐,森森的高墙无语地对着斜晖,总觉得心里有点淡淡的苦涩,默默地说不出感受。就像我默默地进来一样,然后默默地离开。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可是,这些饱经风霜的遗存给我带来的冲击无论如何挥之不去,敦厚和古朴的存在于心底深处不自觉的一遍遍地回味,不自觉地用瞬间的时间按着一次次的快门。

瞬间的图像切割下来的只是一个个漂浮的瞬间,留存心里就渐渐的汇聚成一条没有分割的长卷。就像徽州一样,无数的数百年的历史和生活的瞬间,无数的高墙深巷中的故事,组成一段生动的过往,到了今天,温馨的细节通过每个思想的穿越去梳理,其实不是件容易的事,却又无限诱惑地引诱着你去编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来到敬修堂,中堂依然如故,寓意“终生平静”的徽州特征的钟、瓶、镜依然一尘不染的静静的陈列着,这是那些叱咤风云的徽商经历了残忍的商战之后最终的向往。

有意思的是,他的后人似乎对于我的到来,没有任何的反应,依然静静的在堂前编织着手中的毛衣。面前的八仙桌上摆满了一叠叠的宏村的书籍、画册。

这样的生活是否就是当年的主人所期望的?或者是一种失望?

我想,只有积累了无数的物质基础后的人才会更多的想念安静与恬然。就如现今的社会,在还需解决温饱和经济时期,哪有空隙与闲心去追求精神上的享受呢?

我没有询问女主人的生活状态,只是挑了一本有关敬修堂的书作为留存。或许,这是对她最大的帮助。或许,这也是老主人最大的失望,可已经都不是我之力能改变的。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走在暖阳中的宏村的小巷里,弯弯曲曲中不知名的角落显得安静自然。我知道大批的人涌在月沼,涌在剑池,而对于熟悉的我却根本没有兴致。我希望看到宏村人真实的一面,那些隐藏在角落里的恬然与纯净。
商业化后的宏村,表面上熙熙攘攘,却仍旧保持着朴实的民风。厚重的历史沉淀下来的内在,哪是肤浅的骚动所能轻易荡涤的。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无数的人如流不尽的水,无止境的涌过那座优美的小桥。而我在很远的岸边,把这当作一片风景,尽量的压缩着人为的不属于宏村的景致,希望宏村如水面般的平静。

尽管我知道这是帕拉图式的努力,却依然如堂吉诃德一般的执着。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徽州的古村落,无一例外的绵延在不绝的绿色中,气韵的生动美丽,既源自天成,又是古老文化的赐予。精美的生态环境和古朴的山乡建筑,无论沉睡或者苏醒,绵绵不绝地倾泻着让人心动的诱惑。

这样的景致需要心平气和地去品味和咂摸的,不在于它的名气,也不在于它的外表。应如这午后的暖阳,浅浅的、轻轻的、温柔的于心中,然后善良的、小心的保留下来。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有的人认为宏村古朴,有的人认为宏村奢侈,爱与不爱,都在每个人的心里。对于静默的宏村,它无从选择。你来了,又走了,我来了最终也走了,带不走宏村的一尘一土,带不走宏村的一光一色。所能留给自己的,不过半寸的悲喜。

我觉得胡重娘是欣慰的,600年后的岁月里,以为她的坚持而让宏村不朽,也因为她的坚持,让自己不朽。或者,宏村真正不朽的是艺术,是思想,或者就是宏村这个名字而已。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600年前的月光依旧升起在白墙黑瓦间,被秀气的马头墙烘托着,静静的悬在宏村的上空。不管怎么走,她总是不离不弃,仿佛就嵌在那不足方寸的蓝色里。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而此时,暖暖的阳光尚未散尽,依旧懒散的照在宏村无数曲折构成的角落,微弱的月光似乎越发的晶莹清冷。或许,这样画意的风景就是宏村最美的风情。古老与现代,厚重与轻灵,过去与现在,什么都没变。就如笔下的一幅画,不用在意多少的笔墨和线条,也不必在意相识和陌生,但愿600年后,风情依旧。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