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徕卡视觉

用心灵记录眼前的风景 QQ:5592358

 
 
 

日志

 
 
关于我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

网易考拉推荐

无梦到徽州(八):那汪清澈的溪水  

2012-07-05 23:38:38|  分类: 散游中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事实上,我是到过两次汪口的,在婺源北线与南线的“流窜”中,处在公路边的汪口是必然经过的村子。有一个经典的镜头,前景是汪口村边的河水流过宽宽的坝,形成白纱一般的水帘,中景是汪口层层落落的白墙黛瓦,远景则是一片能溢出油的青山。我也是仿着这个镜头,路边停车,留下一张所谓的“到此一游”的照片,然后匆匆远离。

第三次经过本来也没有进去的打算,可到了村口,突然有种冲动,想去看看村里的“俞氏宗祠”,说起来清乾隆九年建造这座宗祠的朝大夫俞应纶也算本家。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春意正浓,小小的汪口村挤满了游客。婺源到处是水,可能让游客放纵和享受的美丽的溪水并不多,汪口算是最出众的了。更是在这金黄衬着碧绿的时节,春风春意春的气息甜嫩嫩的。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正应了那名句“春江水暖鸭先知”,好像连鸭子都知道,来汪口就是为着这汪碧水。连鸭子都知道,在清澈的、温暖的、充满春天的味道的水里是多么快乐和幸福的事情。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我不知道汪口的水来自何方,又奔向何处,却于水畔自然有生一种温暖。老屋的门前,也有一条委婉的小河,当然没有这里的宽阔和纯净,却是村里的叔婶伯姨每天必去的地方。男人们在水中肆意的戏水,女人们在岸边淘洗着衣服,不断的玩笑和嬉闹声,是小村子最快乐和无羁的时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河里的水好像从来没有干过,春耕的时节被无数的水车汲上来浇灌着岸边种满水稻的田地。就像汪口村口看到的景象,只不过现在最多作为一种景致而存在,冲过嫩绿的柳树的间隙,朦胧中让你回忆起往事。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古村存在的意义,从普通人来说,更多的是一种怀旧与回忆吧。尽管在学术上它有承前启后的功能,于我却是不必去懂得。走在不知道年代的古老里,所见的所思的都已没有连贯的脉络,就像点水的蜻蜓,东一处西一处的,仿佛到处都是新鲜。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或许,不能单纯的定义为新鲜。这样的老房、老墙都曾经在我的生命中陪伴过很久,也失去过很久,曾经的很长日子里,似乎都已忘却。

汪口,恰是那道无法捉摸的闸门,给了一次偷窥的机会,就一发不可收的留恋了。

我不知道来这里的人是否都有我一样的感受,或许只是我孤单的情节。相比于我以往于汪口的不尊重,此时的汪口却是让我不得不张口惊讶的。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惊讶自于汪口的平静,似乎在印象中的婺源,再也找不到如此寂静的景区。也许它真的不算景区,没有成片的油菜花,没有精美的古雕刻,而对于我却是。

村中的小巷里,没有名人名居的传说和遗产,更谈不上能足以让人驻足的美景。它更像是一个普通的徽州的小村,在它开荒出现的几百年后,依旧如此天然。

村中的小巷里,却分明写着无数的故事,老人、小孩、男人、女人不时交织又不会重复的故事。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我知道汪口并不大的,所以一点不用担心自己迷失方向。顺着随意洒在门上、墙上的阳光的片影,依稀可以辨别方向。其实,内心倒是希望迷路的,在老墙老巷中懵懂的转悠,说不定能发现不为所知的惊喜。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孩子,依旧是老镇老村最多的颜色,这些被父母“遗弃”的生命,恰好平衡了古村的老态,散发春意的同时,使得行走其间的脚步不是那么的沉重。

其实,我是很羡慕这些孩子的,在不大的村子里有过不同城里的轻松,是很多的孩子不能有的经历。诚然,她们的心里可能是讨厌这样无趣的生活的,那是她们还不知生命真正的意义。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我承认,我终于还是迷路了。在我询问了两个当地人找寻俞氏宗祠的路上,不知道是因为贪玩还是巷陌太过幽深,真的不知去往哪里。

在这个不知名的铺满石板的路口,左右都是一种选择。我还是相信缘分,坚决地选择了一边。事实上。。。我错了。。。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错了就错了,看来这里不是我的本源。

人的愿望总是在不间断的行程中发生着变化,有的因为自己的不专心,更多的确实冥冥之中的宿命。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相信我一路经过、见过的面孔中,有着与我一样的姓氏的不会少。可姓氏不是亲情的唯一的联系,何况哺育我的江河跟村口的那汪清水毫无关系。

我只能幻想着她们是我的亲人,只是我叫不出尊号,显得毫无礼貌,索性不去搭理。就跟我喜爱的这个村子,我找不到钟爱他的理由,索性不去亲近一般。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对于感兴趣的事物,很多人会选择偷窥。有意却装作无意,可是心中的火热会体现在他回头的次数、观看的次数,以及记忆起来回味的次数。

这一点不奇怪,我觉得偷窥也算是一种生活的方式,尤其是像我一样充满着热情却羞怯万分的人。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于汪口,我仅仅限于偷窥,甚至没有跟一个人交流,没有打听本源的地址,没有去查阅它的历史。

或许,汪口一直保存着它作为历史上水路交通重镇地位的姿态,或许汪口因为失去过去的地位不曾有过叹息。我心目中的源头的故乡却是如今一样的平静和普通,就跟百家姓里这个姓氏的位置,静静地躺在那个角落,不为人所惦记。只有有心的人一路的追随着,默默的婉然。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