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徕卡视觉

用心灵记录眼前的风景 QQ:5592358

 
 
 

日志

 
 
关于我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

网易考拉推荐

走过松阳(一):峡谷里的田园古村  

2014-06-25 03:26:22|  分类: 游走浙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事实上丽水对我印象最深的是云和的梯田,可一张松阳杨家堂的照片让我的脑子里充满了松阳的影子。
从温州驱车来到松阳已是下午,在这之前我对松阳一无所知。
浙西南山区高耸的山脉因为松阴溪的穿越撕开了一道口子,形成了开阔平坦的“松古平原”,松阳县城居此而生,这座始建于东汉建安四年的丽水最早的建置县,距今已有1800多年。近两千年的时光雕琢出独具韵味的物质与人文。 “按节下松阳,清江响铙吹”,唐朝大诗人王维以这样的诗句描绘松阳,而曾经隐居松阳的北宋状元沈晦则盛叹松阳是“唯此桃花源,四塞无他虞”的地方。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来到松阳看到的第一个景观就是独山,这座位于松阴溪畔的小山,已是松阳的标志。从入住的宾馆的窗台越过低矮错落的城区,看到她峻峭的身影,而她背后的群山总是被云雾环绕,如仙境般的让人向往。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松阳是一个纯农业的县,因为地处山区、交通不便、资源缺乏,重重大山将时光的脚步放慢,历史的年轮并未碾尽固有的生态。经济建设的大潮下,这里依旧阡陌连连、田舍掩映、鸡犬相闻。。。难得的平静。
峡谷地势与河水流域造成常见的云雾,极其适合优质茶叶的种植,所以松阳的茶叶成为最大的经济支柱。从县城出发,一路向西,路边都是一望无际的茶园,著名的“松阳银猴”就产于此间。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以母亲河松阴溪为主干,松阳县城两侧的山谷中隐藏着一个个古村落,带着原始的野性和朴素的大美。其中,三都一线最为集中。
按照朋友的指引,我往三都去找寻照片中的杨家堂。车子沿着狭窄却空旷的山路盘旋而上,青山峡谷尽收眼底,仿似正进去一个密境。这样的感觉,我在云南有过,在川西有过,在西藏有过。。。而我现在却处在江南,处在浙西!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几乎每转过一座山,就会有一片田园出现,然后马上就会有一座美丽的村庄。就像一块块的玛瑙,悄然镶嵌在一大块的翡翠上。高低错落的梯田,深浅不一的翠绿,期间劳作的村民。。。带来的不止是古村的无限风光,更多的是童年的记忆。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杨家堂并不远,几分钟的车程就来到了她的村口。站在正面,看到的这幅就是印象中的标准画面——一个被誉为“黄土和黑瓦堆砌成的江南布达拉宫”,我不知道为什么人们总是喜欢用这些著名的名字来称呼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风景?似乎除了想提高知名度再无其他。
几十幢土木架构的清代民居,沿着自然的山坡级级上伸,构成一个巨大的立面,特有的地形地貌,与纵横交错的建筑,虽没有布达拉宫的恢弘气势,朴实无华、浑然天成的构造甚至比布达拉宫更美。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据记载,杨家堂建于1655年。虽称杨家,却无杨姓,村民都姓宋。
1655年,金华浦江宋氏一代世祖、明初政治家宋濂之后宋显昆迁居杨家堂村,此后的70余年间,杨家堂只有数间茅房,族人以卖柴、狩猎为生,生活十分艰苦。一直到了宋显昆曾孙宋宏堂时,才发达起来,成就今天的样子。
据传宋宏堂五岁丧父,与其母蔡氏及仅九岁的兄长宋宏资相依为命,孤儿寡母,家境甚贫。但蔡氏对兄弟俩甚为严格,要求两个儿子“日耕夜读”。一日,宋宏堂挑柴去城里卖,于泉址亭歇脚,拾得一2000两银子的钱袋。宋宏堂并不逃逸,而是在凉亭中等侯失主。丢失钱袋的衢州木材巨商回找,他将银两如数奉。巨商感激不已,诚问有何要求。宋宏堂说我什么都不要,若你能用得着我,可否收为学徒。巨商一口应承,之后宋宏堂就跟随巨商学做生意。因宋宏堂能写会算,品德高尚,学习一段时间后,巨商允他自立门户。宋宏堂于是自行贩运木材到杭州,然后入股杭州南星桥“松茂板行”,终成松阳巨商大富。但他发迹后,仍省吃俭用,将钱财用于“建厦屋、孝高堂、友兄弟。。。”,逐步修建起时至今日的杨家堂古居群。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松阳县地名志中称:因村中有三棵交叉的樟树,故最早叫樟交堂,后改为杨家堂。几百年后,村口的樟树已经巨大无比,而杨家堂的传统却一直未改。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走近位于村子中部的宋氏祠堂,大门敞开,未见人影。只见墙上斑驳的墨汁写满朱子家训。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杨家堂古民居中几乎每家大院中都有学报、官报,杨家堂的宋氏祖辈一直恪守着“日耕夜读”的家训,重视后辈的教育,这在偏居深谷的村庄非常罕见。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走在杨家堂三横两纵的巷陌,被岁月磨得光亮的石板路串联起一座座极具清代风格的建筑,鳞次栉比的黄土筑就的马头墙带着质朴、贫乏,却掩不住精美的雕梁画栋,虽然质地很普通,却在细微处透出精致和用心。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已是下午,一早采茶去的村民逐渐回来,原本幽静的村子开始有了活力。这些固守在杨家堂的宋氏后代,自得自足地延续着杨家堂的生命。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可是,老人说村子里的人越来越少了,年轻人都不再愿意继续面朝黄土的日子,农活的菲薄收入过不了他们想过的生活,而这些黄土黑瓦的老屋更比不上现代水泥洋房对他们的吸引。
其实,这也是中国所有古村落的现实。传统的美感却不等于生活的舒适,现实的教育造就了对传统的不齿。于是,这些古村,不是被改造成景观,成为一片死风景;要么逐渐破败,最终魂归尘土。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我想,杨家堂也只有这样的两种选择吧。至少,从目前来看,她已没有继续活下去的生气。就像这些随意挂在墙上形成美丽的图画的农具一般,即使再美,也是跟她后面的墙体一起残破了。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这样的景观,也在杨家堂随处可见。我不知道等待他们的转折是什么,是修缮、保护下去?还是随其自行消亡?而保护下去的意义是什么?会是看到她的艺术价值而留给后代?还是因为利益而围栏收钱参观?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站在古村前,我一片茫然。直到杨家堂的在我面前渐渐模糊,就像我对她前途的模糊。只能祝愿她且行且珍惜。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离开杨家堂继续前行,突然,天空下起暴雨,风雨交加、电闪雷鸣。却不想呆在车里,因为眼前出现一个美丽的村子,而我正处在观看这个村子最好位置的一个亭子边。此时,我的眼前简直就是一幅画。在雨中,甚至比刚才的杨家堂要飘逸得多,秀美得多。
后来,才知道她叫酉田。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山谷里巨响的雷、狂风夹持着的雨,不停地飘进亭子,洒在身上,落在远处的山村,一切的风景都是如此的奇异,就像一场奇遇,存心留我在这里。我想,这是老天的赐予吧,不让我错过。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雨,终于停了,眼前一片清晰。经过雨水的洗涤,空气似乎已经透明,村子的一切细节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非常喜欢村口的两棵古松,让我想起黄山的风韵。挺拔、古朴的身躯在远处的山岚衬托下越发遒劲。
松阳确实是古村落的故乡,这些古村或居高山之巅,或隐山水之间,或落溪流之畔,与松阳山水交相辉映。以自然、朴素的美感,呈现浑然天成的山野大气。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松阳的先民,以他们的智慧和无争顺着自然的旨意,一代接一代地创造了这种美,也造就了松阳人的气。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怀着这份崇敬和感激走进酉田,雨后的空气带着田园的甘醇。此时的黄土墙越发的温暖,或许是因为雨水的滋润,或许是因为绿地的映衬。一点不觉得她的简朴,反倒是这个山间最美的色彩。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相对于名声在外的杨家堂,酉田其实是一个延续着几百年自然呼吸的村子。村民们日出而作、日息而归,过着十分稳定而恬适的生活。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就算我是一个看上去很明显的外来客,村民也是非常坦然,即使对着我的镜头,也丝毫没有胆怯和回避。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经过一个大院子,很好奇她的来由,问了老人,却一句也没听懂。后来想还是算了,房子的历史其实跟我没啥关系,即使我了解由来,也记不住太多。只要记住我来过松阳,来过这个山村就够了。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除了少有的几幢大方之外,酉田村都是很普通的小房。走到近处,仿佛没了初见时的惊艳。而即使是很简陋的土房,也总是冷不丁地露出她的委婉与生机。或许,即使物资贫瘠,村民因为美丽环境滋养而具有的对美的渴望,尤显强烈吧。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轻轻地踏着存满积水的小路,穿越村庄。村子里出奇的安静,所见所遇的每个人都是十分淡定、处事不惊。可能,正因为这样的淡定,她的生命会延续很多很多年。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走到村口的时候,充满阴霾的天空突然亮了起来,夕阳透过厚厚的云层想使劲钻出来挥洒一片的样子,但终究没能撕开云层的包裹。两只小鸟在祠堂的房顶快活地嬉戏,一点不惧怕我的样子,就像这个村庄。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时间已是傍晚,可酉田的奇遇让我突然产生冲动,前路是否还有无数的美丽在等着我?理智在这样的冲动面前,毫无阻挡。我知道,也无法阻挡。
山路越来越崎岖,而景色却越来越美丽,而我只能前行。身边经过不知多少的村子,不知多少的古桥、溪流,却无暇伫足,这是很痛苦的事情。我一直告诫自己,继续吧,前面还有更动人的地方。。。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曾经,在朋友口中听说过松阳的美,却没想到她能如此美。无处不在飘渺的云雾妆点着郁郁葱葱的山峦,透着 古雅秘色的幽深如一条无法弃子的丝带,带着我走进她田园牧歌般的生活。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上田、下田、上庄、里庄。。。我不知道还有前路还有多少。经过的风景,经过的人,经过的生动与破败,就像车窗外的风一样,自由、真实,不着痕迹的消失,然后是纷乱。只有记忆,特别深刻。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终于在天黑前来到这棵彤红的石榴树前,我知道自己不能再贸然继续了。这树红色就像一个标志,是这次的终点,也会是下次的起点。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我不去计较以后是否还会回到这个起点,去贴近松阳的怀抱,只是心存一份希冀,就像眼前爬满绿意的土墙,轻轻开启的窗,带着召唤与豁达,迎接着我的归来。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走在这个叫做里庄的村子,其实我的脚步十分的紧急。可是踩在这样布满着青苔、被不知名的绿色包裹着的光滑的台阶上,又不得不慢下来。
后来我想,有向往而没时间确实是人生最大的憾事。人的生命就像我这次的旅行,一直是时间的线段。而向往却无形中扩展着这个线段的宽度,让人生变得丰满。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我不可能走完自己希望的所有的旅程,也无法奢望拥有无休止的继续,却因为一颗不羁的心,短短停留在这里,小巷、石路、黄土、黑瓦,以及无数陌生的人,这些元素就像一个个的音符,附加在线段上,越来越粗,越来越丰盈。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村子的尽头,是一所崭新的学校,孩子们快乐地游戏着。这与身边的老屋形成非常大的反差,过去与未来,老旧与新生,似乎昭示着什么?是生命?还是轮回?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离开村子回程的时候,正是晚饭时间,看着远处两位老人静静地坐在不大的院子里,怡然地享受着生活固有的节目,心生一丝欢喜与怜悯。怜悯的是夕阳已老,欢喜的是岁月晴好。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回程的路要快得许多,已经变暗的盘旋的山路也不由得我再去散心,只听得身边潺潺的水声一路陪伴,伴着车子擦过山间晚风的声音,交响,回旋,像曲音乐。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再次来到城区,夕阳已下,霞光未泯。松阴溪畔的独山静静地守望着这片古老的土地,流淌了千年的纯净的水面,有霞光,有灯光,有云影,有山影。。。

走过松阳(上):一路乡情 - 徕卡 - 徕卡视觉

久久在站在西屏大桥上看着这个美丽的画面,觉得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小城。就像三都村庄里的一脉相承的宁静与纯洁,虽不完美,却只有一种质朴、和谐的气质萦绕期间。或许,抛却了过多奢望与要求的地方,都会是这样的安逸吧。
  评论这张
 
阅读(617)|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